王洪波:高级定制与文化创新

栏目:专家看点 发布时间:2017-10-24

 

国家文化发展国际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文化财经评论家,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新闻总监,中国服务贸易协会文化贸易专业委员会总干事

第一次对高级定制有感觉是在2013年3月习主席出访俄罗斯时,习夫人展示了定制的风范,让社会公众对定制概念有了第一感受。本人所从事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定制,不是服装定制,而是一种文化方面的定制。曾随团参加在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大剧院举办的中国旅游年的开幕式演出,这个演出实际上就是为两国元首和特定议程而预约的"国家定制",名称是《美丽中国》。这引起我的一些思考。

定制这件事从历史上来说是存在的,比如皇家、教会、以及很多大型的财富组织、公众组织、政治组织等。一直都有这样的定制,而且这个定制绝对是高级定制,因为在当时是代表那个时代最高水准的,无论是在技术、人才、财富等各方面的汇聚都是最高的。比如教堂,像米开朗基罗画教堂穹顶那个时候,在艺术和技术方面都达到了一个高峰,产生了非常大的、飞跃性的变化。这种变化说大一点是对人类认识世界、包括对视觉形象的认识,产生了非常了不得的影响。研究艺术史的人要注意到这一点,一个定制可能会引起艺术、技术方面的革命,所以说,高级定制与文化创新是有联系的。

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说高级定制一定导致或引起创新,定制有时候也阻碍创新,因为定制有它的需求,比如政治的、宗教的、意识形态的方方面面的需求。这导致不能恣意的、天马行空的去创新,而是你必须在一个笼子里、带着镣铐去跳舞,无论在今天还是古代都是这样。我们有时要以理解和同情的心来看一些人和事,当古代的艺术家完成很伟大的艺术作品的时候,当时的艺术家在创作完成高级定制的过程是有着巨大苦闷的,这可能是高级定制的一个很有意味的意义所在。

定制要考虑客户,当涉及到甲乙两方定制的时候,关于话语权方面还好一点,但双方一个天一个地的时候,就 不是一个平等的对话。在这种情况下,艺术家、制作者如何处理定制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是关于从事定制人的工作能力、胸怀等方面的综合性问题。高级定制不是一个简单的、美妙的词汇,好像为我们打开了无比广阔的空间。事实上,高级定制是需要我们相当审慎,需要我们很多细致的努力,需要我们不要去抱怨,而是要运用我们的智慧去做的一件事情。山本耀司说:“时尚不会让你变得性感,你的经历和想象力可以,而要想得到这些性感,没有捷径,唯一的方法就是你得好好生活”。当把定制作品作为一种美的东西时,作品要有一种张力,而实现这种张力就需要你的精力、想象力以及好好生活,这也许是高级定制的前途。